2010年11月29日 星期一

「筋絡之舞」,簡稱「絡舞」


筋絡之舞緣起
  近十年,在新竹科學園區上市公司的財會經驗,讓我的生命充滿了對數字的敏銳,而這樣的生命經驗也讓一九九四年,在醫生的宣判下,診斷我是所謂紅斑性狼瘡的患者;領有重大疾病卡成為重症病患的我,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下身體狀況晴時多雲、偶有陰雨,當聽到這個宣判時,只能呆呆地跌坐在醫院的椅子上,然後自問……

  
「才廿三歲的我,難道要這樣一輩子被藥物控制嗎?」
  雖心有不甘,但若不吃藥,我還能有什麼樣的選擇呢?
  我沒有答案,只希望我的人生可以不被藥物左右。

  慶幸的是不如過往所見的發病狀況,不是不良於行便是無法自行沐浴、更衣、進食。由於個人覺得藥物對人體的傷害極大,所以即便是疼痛欲絕,我仍忍著痛楚,也盡可能只是服用最低劑量的止痛藥讓自己可以支撐下去,如今回想起過去的生命情境,常常是夜裡伴隨著疼痛的眼淚疲累到睡去,待黎明來臨,那痛楚依然只因經過一夜休息,稍稍地得到舒緩,無法根除。

  
你若問我:「為何如此固執的不願服用類固醇?」
  只因我深信的中醫師告訴我:「如果妳吃了類固醇,日後我也沒有更合適的中藥可以救妳了。」

  因此……每每一發病、疼痛,我會找芳療師幫我全身芳療按摩,然後請中醫師針灸並服用中藥,最重要的是我會請假休息,然後好好地睡一覺。

  家人非常擔憂,但也愛莫能助,十幾年來用盡許多方法,像是生機飲食、各式各樣的營養食品、游泳、練功、瑜珈、脊椎調整……等,這些對於病情只能表面地舒緩,但痛楚依然存在,不適的症狀也反覆發作。



  二〇〇四年,在財會工作之餘接觸了芳香療法,讓我的身心有了重大轉變,就這樣,我一頭栽進了香氣的世界,在嗅覺與觸覺的洗禮下,讓生命更加豐富。

  二〇〇八年,Sunny老師的「芳香經絡鬆筋綜合方法」,終於使我不再受這種病痛折磨,開啟了我對鬆筋學習的渴望。

  雪卿拜訪太乙鬆筋發明人––林志嵩老師,並學習他的養生大法,發覺太乙鬆筋的手法操作既可整合中醫的「一針、二拿、三用藥」的原理,更能讓我十幾年來的深層病症得以漸漸痊癒。原先阻礙身體循環衍生出的眾多疾病,藉由鬆筋讓損傷的軟組織、失衡的脊柱可以快速復位,也能讓氣血運行更加順暢,得以根除病痛。

  這兩年來,以交流的方式結識了許多對鬆筋有興趣的朋友,或許多數人對於鬆筋的印象只有一個「痛」字可形容,但我們都希望鬆筋不只是痛,更該是柔美的舒適。


  雪卿結合過去學習芳香療法的按摩經驗,不斷地嘗試每一種手法的可能性,每當有新的鬆筋手法出現,交流伙伴們即滿心期待地想來嘗試一下,這期間很感謝伙伴們常常不辭辛勞,兩地奔波,只為驗收新手法存在與否及其可能性,就這樣添刪增減、不斷創新、改良與研發新的手技。

  外子常心疼我排滿了療程,一向不太讓我花時間幫他按摩,終於有一天他首肯了,體驗之後他告訴我:
妳這樣舞動的按摩手法就起個名叫「筋絡之舞」,簡稱「絡舞」吧!
  於是,二〇一〇年初夏,我們的筋絡之舞總算拍板定案,流暢的手法是確定了,但文字呢?這讓我想到了既是芳療師且對中醫又頗有研究的于庭,若她能為筋絡之舞寫下文字那再合適不過了!
  終於我們各自發揮所長,完成了這本筋絡之舞,這是一種結合太乙鬆筋與芳香療法的全新律動按摩。

  結合太乙鬆筋的筋絡之舞,舒緩壓力、簡單易學、且能快速有效地運用在日常生活中。目前除了以鬆筋用在工作職場上外,我也以推廣太乙鬆筋療法為志業,希望更多朋友,分享我身心能量的舒暢,讓付出成為一種享受,也是創造雙贏的藝術。每次看到家人的快樂、慧菁與于庭的成果,都一而再,再而三地強化了我推廣筋絡之舞到同業的信心。.

  筋絡之舞不像醫學,需要花數年的時間進修,僅需數十個小時的學習和親自動手實作,筋絡之舞也不像五星級飯店的華麗美饌,筋絡之舞更像是家常小菜可以常常保健,用最經濟簡單的方式達到效果,在家裡舒服的沙發上,甚至是在辦公室小歇一會兒的時候,都可以拿起鬆筋棒來「局部絡舞」一下。.

  最後,期許每一位學員在精進自己的手法和充實自己的專業的同時,請記得,務必要用所學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和家庭成員,唯有健康的家庭做為支柱,才能擁有成功的門票,這也是我最初推廣筋絡之舞的原點。

  感謝于庭用毅力完成這本講義,更感謝我們這個團隊的付出,最後要謝謝眾多幫助過我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雪卿 二〇一〇年 初冬

1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請問需要帶東西嗎??